nicolemi header image 1
November 4, 2012 @ 11:29 pm

登山的樂趣

好久沒登山了!今天得閑,徒步隊也沒有舉行什麽活動,l-carnitine 突然興起,決定去登梅山。

自黨校後面沿石階而上,體驗到的是螺旋式的上升。路邊蘭草蒼翠,不知名的野花隨風搖曳,透著誘人紅色的木瓜子挂在枝頭,隨手摘了幾顆放嘴裏嚼,澀澀的。這東西須得打了霜,經曆了雪才好吃。

到了第壹個亭子下面,聽到壹陣悅耳的音樂,原來是壹些老人在山上鍛煉,隨著樂曲做起了健身。看著他們頭上的銀發,矍铄的精神,開心的笑容,真的應了那句話:最美不過夕陽紅!

繼續前行,山雖不陡,上到山頂,額頭已沁出壹層汗珠。站在梅山閣,呼吸著樹林中的新鮮空氣,靜靜地欣賞著大自然的美景:

雖然時節已轉入寒冷,但山上的樹木大多仍舊翠綠,只是少部分在泛黃。枝頭的小鳥依舊唱著動聽的歌。我拍了壹下手,壹群小鳥驚翅而去。山下,是八鬥溪電站,澧水波光粼粼。河兩岸,兩層以上的漂亮樓房比比皆是。

遠方,是壹座座連綿起伏的高山。只見壹朵朵淡淡的雲有的漂浮在天空,jiakesu 有的纏繞在青山之間,似薄紗,朦朦胧胧,在群山之間遊移不定,欲走,又想留。

“我是那雲,漂浮在妳的上空,來去無牽無挂。”曾經壹度沈浸在瓊瑤的煽情故事裏,她的小說、電影、電視劇,百看不厭。雖然已過多年,但瓊瑤之夢多少還殘存壹些在記憶中。此刻,看著這群山,這在大山之間缥缈的白雲,心底湧起壹種莫名的感覺,感覺這白紗般的雲似乎透漏著壹絲淡淡的憂傷。不禁想起了朋友寫的童話詩《千年等壹回》,想起了那個有關雲和山的淒美故事。于是,喜歡遐想的我,放縱著自己的想象,再次想象那關于山和雲的不爲人知的故事。

壹個天高雲淡的日子,壹朵美麗而孤寂的雲,自遠方悠悠地飄來。漂到了壹座山的頂端。那是壹座巍峨的山,偉岸,挺拔。

雲對山充滿了敬意,而雲的潔白、飄逸、阿娜多姿,也使得山如醉如癡,壹抹情思油然而生。 雲俯視著山,思念如潺潺溪水汩汩而出,山仰望著雲,壹股柔情綿綿不絕。可是,九千米的高度。頑強地阻隔雲山之戀。

雲沒有落腳的地方,只能悠悠飄蕩,漸漸憔悴。 山沒有雲的潤澤,萬木漸枯,黃土漸焦。 突然,天崩地烈,壹聲呐喊,雲化身爲雨,傾瀉而下,潤澤著山。 山,綠了!因爲雲那天崩地烈的搖身壹變! 雲,笑了!因爲能與山短暫的相守。太陽出來了,熾熱的陽光撒向大地,水分蒸發,又變成了雲,雲又飄上了天,又在天空悠悠飄蕩,無依無靠……

自這淒美的故事中醒來,再看那遠處的山,山間已經沒有了薄紗般的雲,沒有留下雲的壹線痕迹,雲,不知什麽時候已經往天際飄去,壹如來時悄然無聲。我茫然,悄悄癡問:雲,妳飄去了哪裏?哪壹方海角有妳的足音清弦?哪壹方世界有妳和山的琴瑟共曲? 我好像聽到了雲的回答:沒有,沒有!我不屬于誰,我是雲,永遠屬于天空。

我無語…… 我不知道,多年以後,如果那座山看到天空缥缈的雲,下肢靜脈曲張會不會想起多年前那個美麗的日子?想起那朵化身爲雨的雲? 我不知道,多年以後,如果那朵雲,再次漂泊到這裏,看到那座偉岸的山,會不會想起自己曾經在大山的懷抱落腳棲息的美好?

Share | Comments
create online store
Loading Downloads
2Episodes